虞于于

艺术不廉价

廉价不艺术

【祺鑫】门当户对017

Raaaaying:

017.


 


马嘉祺觉得十八中的业余活动总是比其他学校要多出很多,然而大家皆是有条不紊,丝毫不会让业余活动影响学习,难怪这里的一本率达到98%。


五一放假之前学校照例召开一场运动会,他看着这一个礼拜里,班级体育委员祝强拿着笔记本满处问大家要不要报名。


“不行,男生必须都上,这是硬性规定。”对方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,将班主任的话搬出来企图镇压其他人:“八百米和一千五百米,体育老师说直接取班级前五名。”


话音方落,班里又是一片哀嚎声,丁程鑫暗自庆幸自己上次考试没跑得飞快,这才免去一场苦难。而马嘉祺就没那么好运了,偏偏八百米正好跑第五名,此时望着体育委员的脸他欲哭无泪,一直追问对方能不能改成前三名。


“哎,我们这个假期去哪儿玩儿啊?”旁边的同学伸个懒腰,显然还对度假村之旅念念不忘。


“玩儿什么玩儿,好好学习吧!”丁程鑫睨他一眼:“六月底就期末考试了,不复习了?”


马嘉祺坐在丁程鑫前面,幸灾乐祸地看着那人被对方数落着,等那人消停以后,他才转过头来悄悄地问道:“放假来我家住吗?我爸妈出去旅游。”


对方的耳根“唰”一下就红了,目光也跟着躲躲闪闪,马嘉祺眼睁睁地看着他写错了一道题。“再、再说吧……”他支支吾吾地说着,脑海里满是乱七八糟随着烟花不断上升爆炸的肥皂情节:“看作业多不多……”


丁程鑫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往好学生的方向发展了。这也不是说他以前成绩多么拿不上台面,毕竟一直霸占前三名榜单,而是他感觉自己最近好像离夜店之类的远了些,连上周刘耀文又组局叫自己,他都借口篮球队训练后就推辞了。


【文儿:你最近怎么回事?从良了?】


【丁儿:篮球队训练。】


【文儿:……唔,恋爱了?】


丁程鑫上课偷偷看手机,看到这条回复一哆嗦差点把手机砸地上,赶紧否认三连。


【丁儿:你可别瞎说啊!没有!不是!】


【文儿:这么激动干嘛,那下次吧,你都缺席好几次了,不合适。】


【丁儿:OK.】


得知中午又不休息,大家趴在桌子上已经无力抗议,从四月初开始他们就在进行方阵训练,不仅是体育课和中午,就连放学以后都要追加一个小时的练习,令大家纷纷叫苦不迭。


丁程鑫勉强可以轻松一点,他被选拔到男子校方阵队举国旗,不过中午他还是跟着班里的同学来到操场,以免大家心里不平衡。


中午还有一些班级都在操场上训练,四月份的中午还是有些热,丁程鑫这会儿穿着校服短袖,从小卖部给自己班上的同学扛了一箱矿泉水,歪着脑袋费力地往操场走着,额头上早已沁出薄薄的汗水,在阳光下泛着细小的光芒。


“丁程鑫!”宋文嘉刚拐弯就看见前面的背影,连忙跑过去打着招呼:“干嘛呢你这是!?”


一瓶矿泉水虽然容量不是很多,但凑满整整一箱也是有着相当重的分量,那人尖巧的下巴自箱子旁边探着,话音里还带着喘息:“班里方阵训练,一个半小时呢,我给他们买点水放旁边。”


身边的人接过那一箱水:“我帮你扛一段吧。”


“你不去训练吗?”丁程鑫记得方才隔壁班也是在操场上。


宋文嘉无奈地笑笑,没按耐住随后翻个白眼:“你究竟记性是有多差,我去年运动会跟你一起,都是举国旗的。”见对方仍是一副迷茫的样子,宋文嘉没再多言,默不出声地将矿泉水扛到丁程鑫所在的班级,继而朝马嘉祺打过招呼,就坐回属于自己班级的那片区域。


丁程鑫本来还想拉着他说会儿话打发时间,见宋文嘉回到隔壁班,便只好作罢,一人坐在球门旁边眯着眼睛看班级训练。宋文嘉身边倒是围了几个女孩子,只见那人不咸不淡地应了几声,再也没有同她们说话的意思,过了一会儿,有男生走过去好像同他调侃了几句什么,两人皆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
“怎么一个人坐着啊,多无聊。”休息的空隙,马嘉祺来到丁程鑫身边拿水,继而手臂朝隔壁班的方向虚晃一下:“找宋文嘉去啊。”


丁程鑫想到方才那人并没有同自己聊天的意思,于是摇了摇头。


“真他妈热。”马嘉祺坐下来以后揉了一把自己的后脖颈,出声抱怨道。他的头不偏不倚地靠在丁程鑫肩膀上,搞得对方一阵紧张,后背不由跟着挺直。


丁程鑫瞥向他的校服外套:“脱一件吧。”


“没法儿脱,里面没穿校服短袖,回头班主任看见了又说我。”马嘉祺闭着眼睛悠悠地说道,随后歪过脑袋附在他耳边说悄悄话,从背后看去俨然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:“要不然你把短袖脱给我,你穿着我的这件?”


对方两颊一红:“胡闹。”


“怎么能叫‘胡闹’呢?”马嘉祺笑得丁程鑫心里痒痒,他拖长声调慢慢地说道:“不是心疼我,怕我热着么?”


“那就明天记得外套里面穿校服短袖,不要再耍酷穿潮牌。”丁程鑫偏过头白他一眼:“您那个logo可是在腰侧,穿着外套别人才不识货,我的大少爷。”


他侧头之际,两人嘴巴的距离近得探个头就能碰到,马嘉祺显然也动了这心思,一双眼睛滴溜溜地不住在那人唇旁徘徊。


“停,”丁程鑫明显知道他的心思,板起脸来正色道:“克制。”


于是马嘉祺只得坐直后正了正裤腰:“真他妈难受。”他的目光瞄到不远处的宋文嘉,又是蹙眉问道:“丫那儿一个人发什么呆呢?”马嘉祺扬高嗓门嚷了一声,招手示意对方过来。


“你也不用参加班级训练啊?”马嘉祺抬头看着他:“你们俩怎么这么命好……校方阵队还缺人吗?能不能带我一个?”


从方才就将两人的行为举止尽收眼底的宋文嘉低头笑笑,开口道:“老师说今天中午人数差得太多,停训一次,放学补上。”


“什么!?”在丁程鑫的哀嚎声中,马嘉祺笑得直拍手,幸灾乐祸地连连叫好。


“哎,叫一声‘哥’,放学我可以考虑留下来陪你。”他搂过丁程鑫的肩膀,表情极为得意。


“我们还要训练几天啊?”丁程鑫停下哄闹,抬头问着宋文嘉。


对方眸光略沉,思忖道:“算上今天放学,还有六七次吧,下周五就要开运动会了。”


“哦——到时候我们文嘉是不是能拿到‘爱心便当’?”丁程鑫眼珠一转,笑嘻嘻地揶揄:“那我们就不给你准备零食了。”


“什么‘爱心便当’?”马嘉祺颇为好奇,追问道。


“十八中的传统啊,运动会当天,女生们会自发地准备一些自己做的料理,拿给同班级的男生吃。”丁程鑫身子左右摇晃着,为他解释着:“文嘉看样子是二班的主力,肯定会有女生给他准备的。”


“谁说……”马嘉祺刚要开口,蓦然想到上回宋亚轩告知自己的事,话锋硬生生一转:“那必须的!说不定咱俩都不用买零食,直接吃他的就够了。”


“好意思说我么,”宋文嘉开口回击:“去年是谁身边摆了好几个饭盒,从饭团到水果,应有尽有。”


“是这样吗!?”马嘉祺不乐意了,掐着丁程鑫的后脖颈不住揉捏。


丁程鑫的脖子被他弄得痒痒,口中连连讨饶,顺势埋怨宋文嘉:“去年你认识我吗,你就污蔑我!”


像是一根细小的刺忽然扎在心上,宋文嘉的表情僵硬片刻,随后竭力保持波澜不惊的模样,语速徐徐:“身边那么多饭盒,还觉得自己不够显眼是么?”


听罢,马嘉祺又转身去收拾丁程鑫,将那人压在草坪上不住挠他痒痒。丁程鑫只得乖乖举手投降,并发誓自己今年绝不再收那些便当。


他们晚上的加训直至六点半才结束,等马嘉祺背着书包晃晃悠悠地往操场那边走时,他的作业已经全部写完了。暮色染上他消瘦的脸庞,一声盖过一声的班级口号顺着晚风钻进他的耳朵,与此同时还有此起彼伏的哨声,谱写着他的校园篇章。


他抬起眼睛可以看到远处隐约出现的绿色草皮,这会儿长廊上已经学生寥寥,大多都是被老师留下补课或者谈话的。他的身影从各个班级门口闪过,偶尔可以听到几声压抑着的女生们的短促尖叫。


他来这所学校短短几个月,在论坛上属于他的那个帖子回复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加盖着,宋文嘉之前还给他看过,那些照片连马嘉祺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偷拍的。他随手保存下来几张,那些照片的共同点都是旁边还有着另外一个人。


倏然,面前被几个陌生面孔的高一年级女生拦下了,许是因为太过年轻的关系,为首的那个漂亮女生笑嘻嘻地跟自己表白,短暂得让马嘉祺猝不及防。


脑中忽然闪现另外一张熟悉的脸孔,马嘉祺唇角旁的笑容收敛。


“对不起啊,”他开口温柔地说道:“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
谁知对方一点也不像是受情伤的表情,反而转眼换上一副八卦的模样,放肆地问着他那个人是谁。


马嘉祺不满地皱了皱眉,自顾绕开她们,继续往操场走去。


他在操场的入口处恰好碰见下训的其他人,宋文嘉见到他以后表示自己有事要先走,今天不一起放学回家了。


“怎么了?”马嘉祺生怕他有事,拽着他的校服问道。


“没,我弟搬我那边去了。”对方指的是他自己单独住的那套房子:“小家伙在家一个人呆到现在,我要赶回去给他做饭。”


“哦哦……”马嘉祺松开手:“那你赶快回去吧。”


“运动会开完了去我家吃烧烤怎么样?”宋文嘉忽然想起来,随口问道:“我又叫了些人,到时候一起聚聚。”


“烧烤!”丁程鑫把国旗放到体育部出来时正巧听见这句话,马上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,脸上被夕阳灼出的红晕还未完全散去:“我还没去过你家呢!”


“嗯,那到时候你跟他一起来吧。”宋文嘉倒是答得干脆:“敖子逸和贺峻霖你认识,剩下的都是平常一起玩的朋友,正好可以一起认识认识。”


……


马嘉祺和丁程鑫肩并肩走出校园时,天色已经擦黑了,街上来来往往都是赶着回家的上班族,他们慢慢在绿荫路上走着,一点也不着急拦出租车回家。


“饿不饿?”马嘉祺要过来牵着他,被那人以眼神制止了,只好改为搂住他的肩膀,看起来还像是平时男孩子们的举止:“要不要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,作业我都写完了,回家借你抄。”


刚才训练前只吃了半袋饼干,丁程鑫这会儿已然有些饥肠辘辘,想了想后同马嘉祺往市中心的商业街走去。


餐厅的霓虹灯闪着亮眼的光芒,远远看去五彩斑斓,这里处于奢侈品区,高昂的价格过滤了大批逛街的人,唯一稍微热闹些的也只有这里的几家餐厅。


“那边新开了一家私房菜,在网上人气还挺高。”马嘉祺指了指远处那栋白色墙壁与玻璃相间的小洋楼。


餐厅位于商业区旁的一处院落内,与街区隔着一片小树林,两人走进去后周围瞬间安静下来,仿佛将街上的喧嚣和吵闹都远远隔开。门口那片荷花池湖面上还浮着幽幽灯火,在这一方闹市中,显得别具一格。


丁程鑫还穿着训练时的白衬衫,落座后彬彬有礼向服务员道谢,整个人陷在半圆形的沙发席位上,软软的,一点也没往日那番气势。


马嘉祺颇有兴趣地看着他同服务员点餐,待收走菜单后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平时在家也是这样的?”


丁程鑫朝他飞过一记眼刀:“要是敢拆穿我你就死定了。”


马嘉祺笑过之后揉揉他的脑袋:“以前我只听我爸说过你学习好、性格好,却没想过第一次看见你时你居然是那副模样,还是在夜店,难怪我认不出来。”


“叔叔经常提起我?”丁程鑫不解。


“当然了,”马嘉祺看着服务员一道一道地上菜,继续调侃道:“你在我这里就是‘别人家的孩子’——要说我成绩没比你差吧,上次月考总分我可高你两分呢。”


想起这个,丁程鑫就恨得咬牙切齿:“那是我有一道填空题不小心写错了!”


“好好好,写错了。”马嘉祺半哄着他,顺道将赠的小碗冰淇淋端到他面前:“冰淇淋要哪种口味的?香草还是巧克力?”


“巧克力!”丁程鑫见到冰淇淋,瞬间将对那人的埋怨一抛脑后,拿着小勺喜滋滋地吃起来。


餐厅环境幽静,连灯光都很是黯淡柔和,马嘉祺看着自己碗中的香草冰淇淋,唇角撇出几分笑容,继而若无其事地舀了一勺放到嘴里,自顾问出一句:


“那,香草味的吃不吃?”


他的脸愈凑愈近,在丁程鑫还没来得及答话之前,他早已掰过身边那人的下巴,毫不迟疑地吻了上去。


 


 




TBC




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